可是我爱你

爱ky,腐女,四叶草,

我最亲爱的很想知道你近况 我听人说 还不如你对我讲经过那段遗憾 请你放心 我变得更加坚强世界不管怎样荒凉 爱过你就不怕孤单我最亲爱的 你过的怎麼样没我的日子 你别来无恙依然亲爱的 我没让你失望让我亲一亲 像过去一样      有什麼错 还不能够被原谅世界不管怎样荒凉 爱过你就不怕孤单我最亲爱的 你过的怎麼样没我的日子 你别来无恙依然亲爱的 我没让你失望让我亲一亲 像朋友一样虽然离开了你的时间 一起还漫长 我们总能补偿因为中间空白的时光 如果还能分享 也是一种浪漫关系虽然不再一样 关心却怎么能说断就断我最亲爱的 你过的怎麼样没我的日子 你别来无恙依然亲爱的 我没让你失望让我亲一亲 像亲人一样我最亲爱的 你过的怎麼样没我的日子 你别来无恙依然亲爱的 我没让你失望让我亲一亲你     Loki

我愿你是个慌,从未出现南墙,笑是神的伪装,笑是强忍的伤

吾至爱汝,即此爱汝一念,是吾勇于就死也

I  love  you  to   death! 
And  love  gives  me  the  courage to  face  death!

林觉民的《与妻书》莫名适合锤基

看完黑豹,发现别人家弟弟捅哥哥的时候用的刀的长度,真的是。。。。我们洛基还真是爱哥哥,那么小的刀。我们不一样

一个忽然的脑洞

凯源的小情书
纯粹脑洞,自己yy的
等一个双王并肩

王俊凯视角
我不想成为实现你梦想的阻碍,你说“我想成为一个合格的爱豆”,为了你的梦想,从来不屑掩藏的我,藏起来对你全部的爱,不再执意要合唱,不再总是看你,不再三句话不离你,开始和更多前辈交流,不再只看着你,我猜心细如你,一定察觉到了,可你总是温柔的笑着。有人说我如果不收敛不仅会害了自己也会害了你了,我愿意藏起自己的所有的心思,你的梦想我来守护。
自从我们出道一路走来,有很多指责,谩骂。其实我都习以为常了,但看见他们对你的指责我还是止不住的愤怒,和一种弥漫不开的无力感,我什么都做不了。
其实那天,当我看见你抱着吉他上台的时候,我偷偷的低下了头,藏住我的眼泪,我无比想冲上去抱住你,但是我克制住了,现在还不是最好的时机,我还不够强大,我们还不够强大。
一如那些蟹圆“老阿姨”说的那样,她们在等一个“双王并肩”,我也在等,等一个属于我们的盛世,我相信这一天不远了。
咫尺远近却无法靠近的人是你啊,环游是无趣,至少可以陪着你,我想和你一起,做任何事,只要和你一起。
我变得小心翼翼,变得谨慎,变得疏离,不再拥抱你,不再牵起你的手,不再合唱,躲闪的目光是为了保护,这一切的改变都是因为喜欢变成了爱。

我们愿意等,等一个双王盛世,蟹圆陪你们走过无数个夏秋。

王源视角
王俊凯这个傻子还总说我是傻子,你从来没问过我,我的梦想,我的梦想在遇见你之后从来都是因为你。遇见你之前从没想过要当明星要万人瞩目,可是你说“我的帅和他的可爱可以组一个组合吧!”于是为了和你一起,本就是捡趴活的我才对练习认起了真,说的简单点我的梦想就是你,从来都是你,从那个夏秋开始,已经五年多了。
你说“我想开一场很大的演唱会”,那么我陪着你一一实现,就像你当初说的“一个十年,两个十年,三个十年”,我愿意陪着你做实现这场声势浩大的梦,完成你想的所有。千玺笑我们这么久了还不肯袒露心声,看的他急死了。我怼他是个单身狗,不懂小情侣。他翻了个白眼,我笑的不行。其实难为他一直给我们打掩护,那句话其实是这样的“海绵宝宝和派大星永远是朋友,不过派大星和永远是小情侣”
我一直认为爱情这种事情,个中苦乐,如人饮水,冷暖自知。那天我下台之后才知道你怕我踩到耳返崴脚,把耳返踢下台去了,我说我怎么走个位耳返不见了。即使你在刻意疏远,但你的关心我感觉的到。
“她们总说我和你之间的关系不仅仅是关心而已”“偷走了青丝却留住一个你”,我愿意青丝染霜只愿留住你。

我们在等你们并肩,这一天总会到来,少年不惧岁月长,山城竹马,举世无双




最近转学去了省级示范高中,比较忙碌,而且我是高四,我们的少年时代更新会有所影响,希望大家谅解,我保证一有时间就会写文,谢谢大家鼓励

我们的少年时代小剧场

以后换这种更新方式,大家别嫌字丑哈

我们的少年时代

占tag抱歉

亲们,我这个苦逼的高四党开学了,本来准备这几天多更一点,结果家里人住院。。。以后就改为周更了,这个周六可能更不了,明天才开学,估计这周六不放假,今天太忙只写了一点点,抱歉


第五章(只写了一小点)
   “班小松,你别吃那么多啊,吃太撑,你一会儿怎么跑回去,当心回去又肚子疼”邬童拦着班小松的暴饮暴食
   “唔唔,我要是不多吃点,晚上要饿死了”班小松一面嚼着肉一面说
   “不要紧,我有办法,你别吃太撑,一会跑了肚子疼”邬童在班小松耳边说
    “什么办法啊!咳咳”班小松激动的问,很不幸太激动果断呛到了
    “你这么激动干嘛,呛到了吧”邬童嘴上说着班小松,一只手却拍着班小松的背,另一只手又递上纸
     “哎,邬童,给我张纸,我没带”陆通喊到
     邬童注意力全在班小松身上,根本没有注意周围,自然没有听到陆通喊他,陆通就炸毛了“邬~”,陆通还没喊完,一张纸就捂在他嘴巴上了,陆通一看“尹柯你干嘛?”
      “别叫,纸给你了”尹柯说完之后,继续吃饭
      一直盯着陆通的简竹才默默的放下手里的一大包抽纸,低头吃饭。
  

回家路上的一对自行车

我们的少年时代

第四章
早上,尹家
    尹柯正坐在书桌前犹豫到底要不要去,他自己也不清楚自己在纠结什么,就像邬童让他跟简竹说清楚,他要怎么说呢?尹柯烦躁的摆了摆头,突然看到一个红气球飘了上来,尹柯跑到阳台往下看,果然简竹穿着啦啦队服在楼下抬头看着他。“尹柯,下来吧”尹柯有些恍惚,楼下的简竹与记忆里的简竹重合。

。。。。。。。。分割线。。。。。。。。。。。。。
  
    “终于来了,你俩能不能有点时间观念”陶西吐槽到“哎,不对啊,怎么你俩一起来的”
     “路上刚好遇到”简竹招牌微笑又来了
     “哎,简竹,我记得你们家不在一起啊,有八卦”焦耳大喊到
     “恩,在美国待久了,不认路,迷路了刚好碰到尹柯了”简竹面不改色的说
      班小松也许是被吵到了,歪在邬童肩上的头动了动,眉头皱了皱。一直低头注视着班小松的邬童低声朝着吵闹的人们发话了“吵死了,安静点”
      “哎,好了,准备出发了”陶西开口了
两个小时后
      “好了,到了,下车了”陶西朝着车上睡的乱七八糟的人喊到
       陆通下车看了看周围“哎,陶老师,你良心发现了,这就到了,不让我们跑了”
       “你是不是欠虐啊,不跑不开心”焦耳翻了个白眼
      “你不说话会死啊,焦耳”陆通瞪着焦耳
      焦耳搂着冯程程瞪回去“走,冯程程,我们别理这个受虐狂,你带帐篷了吗,没啊,那跟哥哥我一个吧”
       “班小松,我们到了”邬童轻轻的摇着班小松
       “嗯~你别吵嘛”班小松糯糯的揉着惺忪的睡眼
       邬童一直笑着看着班小松,神色温柔的可怕
       “恋爱中的男人真可怕”简竹伸了个懒腰下车了
       尹柯看了简竹一眼,没说话默默的下车了
       “喔喔,你们看,我的天呐”焦耳突然大叫
       原来班小松半天都不下车,邬童直接把人打横抱下来了,这一下班小松的困意完全走了人彻底慌了“邬童,干嘛啊,放我下来”
        架不住班小松一直挣扎,邬童怕班小松摔下来了,就把班小松放下来了,班小松整个人都红了
        “班小松,公主抱啊”焦耳张成他们就过来开玩笑了
        班小松尴尬的不行,直接就走了,跑到尹柯那儿准备跟尹柯一起,尹柯看着邬童喷火的眼神有一丝无奈
        “小松,你过来吧,我们去后面山上看看吧,陶老师说现在自由活动呢”简竹冲着班小松招手
        “好啊”班小松现在只想赶紧离开,爽快的答应了
        邬童的脸十分的黑了,周围气压低的不行,焦耳赶紧拉着冯程程走了,张成他们也速度撤了

后山
     “小松啊,我问你个事,你有喜欢的人吗?”简竹看着班小松有些迟疑“别不好意思说啊,你看,我喜欢尹柯你就知道啊,我们是好朋友啊告诉我没关系的”
    “不是不是,我不知道什么算喜欢啊”班小松很懵
    “就是你喜欢和他在一起,哪怕什么都不干你都很开心;一天看不到他,你就会很烦;他生病受伤,你又担心又心疼;好多事你明明可以自己完成,但你就是想他帮你做;看到他和别的人太亲密,一直聊天,你就不开心;他无论做什么,哪怕大家都觉得那不是他,在你眼里他依然是那个他,那个真实的他”简竹神色认真的说
     “哎,你算是在给尹柯表白吗”班小松突然正色说
     “去你的,我是在告诉你什么叫喜欢”简竹生无可恋脸
     “按你这么说,算是有吧!”班小松红着耳朵说
     “谁啊?告诉我,我保证不说出去”简竹一脸兴奋
     “。。。。。”班小松难得沉默了
     “小松,无论这个人是谁,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都不重要,重要的你喜欢他,为什么不说出来呢?没准他也喜欢你啊”简竹看着沉默的班小松认真的说
     “可是我们不能早恋啊”班小松挤出了一句“而且我们还都是男孩”声音渐渐小下去
     “早恋怎么了,不影响学习无所谓啊,早恋又怎么了,你们可以相互促进啊,一起学习”简竹义正言辞的样子
     “那你和尹柯呢?”班小松忽然抬头问
     “这是我们俩的问题啊,我们缺乏沟通,我们当时被老师叫家长之后,尹柯直接被他妈妈领回家了,我直接被送出国了,连个再见都没有来得及说”简竹淡淡的说“我的故事讲完了,我还跟你说最后一句”
    简竹在班小松耳边说了什么,然后直接朝营地走去了,班小松站在原地愣了愣,看着那个被啦啦队女生围住的脸黑的不行的却把帐篷整理的好好的邬童,他忽然笑了
     “邬童~,果然还是要把你圈起来”班小松式甜甜的笑
     邬童黑着的脸色有些缓和,拿起了他真在振动的手机“邬童,差不多得了,再傲娇,班小松就又矛盾了,表白吧,不要怂――尹柯,简竹”
      “好了,现在自由活动结束,全体集合,看到那个桥了吗?我们在那里吃饭在这里休息,洗漱是旁边这个房子,今明两天我们都跑去吃饭,吃完了再跑回来,哦,对了一共是四顿饭,我们明天晚上回去,饭是先到先得哦,再见各位”陶西说罢跑上了车  “哦,对,拉拉队上车”
       “一孕傻三年,怎么傻的是陶老师啊,哈哈哈”张成起头,大家哄笑一团
      “哎,笑什么笑,还不赶紧跑,一会儿饭没了,我可不管你们”陶西招呼师傅开车就扬长而去了
      “栗梓,每次出来都是这样啊”简竹问到
      “对啊”栗梓回到
      “那这跑回去不就又饿了”简竹疑问脸
      “不至于吧,没多远”栗梓说
      简竹没在说话,心想:太至于了,你们真是不知道尹柯,消化系统有多好
      于此同时,邬童也在考虑班小松跑回来就饿了这件事,他拿出手机:简竹,你应该带零食来了吧,一会给我分点
      简竹:不可能,尹柯消化系统多变态,你不知道 ,给你分了,他怎么办
      邬童:。。。。就四顿饭,班小松消化系统也变态啊,这样,你给我分点,我答应你一个条件
      简竹:两个条件,我就把我的零食给你
      邬童:成交
      “邬童,你又在跟谁聊天,都落在队尾了”班小松不开心脸
      “没有,跟小王说点事”邬童拉着班小松迅速赶上大部队
    




最近事情略多,家里人生病了,更新速度会变慢,明天有空我会再更一篇,大家有问题评论见啊

    
    
 
     
     
      
      
 

    

我们的少年时代

第三章
    “你决定什么了?”邬童看着简竹手里的照片
    “帮你搞定班小松”简竹一脸坚定
    “你。。。管好自己,我的事不用你操心”邬童慌忙走开。
     “哎,童童,别走啊,我说真的,哎,脸红什么,我是你姐,你,别关门啊”简竹一路追到邬童房门口“我俩怂也是同款怂啊,傻弟弟”
     
第二天
     “今天自习课棒球队操场集合让我看看你们寒假都练了什么”陶西站在讲台上说“好,现在上早自习,最近语文课小白老师代上”
      “哎,小松,早上语文课一般都干嘛啊”简竹冲班小松问
       “小竹子,你在美国不上早自习的吗,就是背书默写啊”班小松看着简竹一脸迷惑
       “班小松,你太高看简竹了,她在美国颓废了一年,早忘了学校是什么了吧”邬童毫不留情的吐槽
       “哎,邬童,你是我亲弟弟吗,就会怼我”简竹装着委屈“小松,你看邬童就会欺负我,你帮我管教他”
       班小松笑得前仰后合的,“别闹了,早上要默写,写不到安主任不在也是一样要罚抄的,你背的又不快”尹柯出声提醒
      班小松懵逼脸看向邬童,“我背书不慢啊”
      “傻子,尹柯不是提醒你的”邬童看着班小松无奈而又宠溺的笑   
      “哦~~”
    
   操场上 
      “焦耳八卦头条,听说了吗,陶西把那个初中部的冯程程招进棒球队了”
      “焦耳,你记性不太好吧,冯程程是邬童招进来的”班小松看向邬童,邬童挑了挑眉,示意焦耳继续
      “哎呀,不是,有个球员是高三的,不是下学期了,不能参加训练和比赛了吗,就说让冯程程补空缺”
      “初中生啊~”
      “差不多了,冯程程都初三了”
      “训练到是可以,比赛他能参加吗”
       大家议论纷纷,“我和班小松觉得没问题,冯程程实力摆在那里,年龄不是问题,尹柯,你觉得呢?”邬童出声问到。
        “我觉得没什么问题啊,原则上说棒球队员参赛没有年龄限制,冯程程实力不低,参赛不存在问题”
        “好,这件事到此为止,大家都去训练,快”班小松组织大家就开始了训练
另一边舞蹈教室里
     “你们之前跳的舞是什么样的,跳一遍我看下”简竹说
     “你直接编新的不行吗?跳什么啊”李珍玛不耐烦的说
     “李珍玛,你什么态度啊,简竹是来帮我们的”栗梓出声制止李珍玛
      “没关系”简竹的微笑又一次出现“我让你们跳一遍是想看下你们都是什么样的水平,根据大家的基础来选舞蹈会好很多啊”
      “恩,好”
       “那大家来一遍吧”

训练结束后
      “邬童,陶老师是不是说这个周末棒球队和啦啦队要去郊游野餐?”更衣室内班小松扯着邬童问
       “你是不是傻,被坑了几回了,你还想去跟车跑啊”邬童简直被班小松折服
       “可是陶老师说这次真的是野餐,还让我们带零食,还有帐篷呢,邬童,你去不去嘛”班小松式犯傻再现江湖
       “就算是真的,让你跑到目的地也是可以的,我不去”邬童果断拒绝
       “可是。。邬童~你就去嘛,我不管,反正我就不带帐篷,你要不去,我就睡草地上”班小松换好衣服扭头问  “哎,尹柯,周末你去吗?”
        “我周末,不一定去”
        “尹柯,这是集体活动啊,再说阿姨现在准你出门玩啊”班小松急了看向邬童
        “我有空就去”说完尹柯就走了
        在班小松的眼神撒娇下,邬童走了出去拉住尹柯“你有什么事啊?团队活动一起吧”
        “你都不去说我干嘛”
        “谁说我不去了,我不去班小松睡哪儿”邬童打脸起来是不在乎面子的
         “。。。。。。哦”尹柯绕开打脸邬就走了

      
周末
     班小松看到等在门口骑自行车的邬童开心的跳了起来“邬童,你真是。。啊”班小松乐极生悲,歪了一下脚
     邬童赶紧去看他“班小松,你没事吧?这么着急干嘛,瞎蹦什么啊,我看看”
       “哎呀,没事的,看到你开心嘛,不用看,走吧”说完就推着邬童上自行车“哎,小竹子呢,怎么没跟你一起啊,她不来么?”
        “她啊,跟栗梓约好了一块”
        “哦,不对啊,栗梓跟沙婉一起的啊,你来之前她们才走的,栗梓家方向跟你家不是一个方向啊”班小松疑惑脸
         “替她操那么多心干嘛”邬童不开心脸
         “她不是你姐姐吗,这么冷漠”班小松嘟囔到
         “她可能去找尹柯了”邬童冲班小松解释
        到学校了,“快点”陶西站在车门口说“尹柯怎么还没到,邬童你姐姐呢”
         “不知道”   
         “那是可是你姐姐啊”   
         “所以呢,别吵,班小松要睡觉了”
        
     
我要睡觉啊啊啊啊啊,先写这么多,有空补,今天早上还要补数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