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ky,腐女,四叶草,

单身久了,独立惯了,谈起恋爱了,反而不知道怎么去依赖别人了Q_Q


她们说我不该祸害你,其实我没有,我在等只要你说喜欢我,我就立刻带你回家


我最亲爱的很想知道你近况 我听人说 还不如你对我讲经过那段遗憾 请你放心 我变得更加坚强世界不管怎样荒凉 爱过你就不怕孤单我最亲爱的 你过的怎麼样没我的日子 你别来无恙依然亲爱的 我没让你失望让我亲一亲 像过去一样      有什麼错 还不能够被原谅世界不管怎样荒凉 爱过你就不怕孤单我最亲爱的 你过的怎麼样没我的日子 你别来无恙依然亲爱的 我没让你失望让我亲一亲 像朋友一样虽然离开了你的时间 一起还漫长 我们总能补偿因为中间空白的时光 如果还能分享 也是一种浪漫关系虽然不再一样 关心却怎么能说断就断我最亲爱的 你过的怎麼样没我的日子 你别来无恙依然亲爱的 我没让你失望让我亲一亲 像亲人一样我最亲爱的 你过的怎麼样没我的日子 你别来无恙依然亲爱的 我没让你失望让我亲一亲你     Loki

我愿你是个慌,从未出现南墙,笑是神的伪装,笑是强忍的伤

吾至爱汝,即此爱汝一念,是吾勇于就死也

I  love  you  to   death! 
And  love  gives  me  the  courage to  face  death!

林觉民的《与妻书》莫名适合锤基

看完黑豹,发现别人家弟弟捅哥哥的时候用的刀的长度,真的是。。。。我们洛基还真是爱哥哥,那么小的刀。我们不一样

一个忽然的脑洞

凯源的小情书
纯粹脑洞,自己yy的
等一个双王并肩

王俊凯视角
我不想成为实现你梦想的阻碍,你说“我想成为一个合格的爱豆”,为了你的梦想,从来不屑掩藏的我,藏起来对你全部的爱,不再执意要合唱,不再总是看你,不再三句话不离你,开始和更多前辈交流,不再只看着你,我猜心细如你,一定察觉到了,可你总是温柔的笑着。有人说我如果不收敛不仅会害了自己也会害了你了,我愿意藏起自己的所有的心思,你的梦想我来守护。
自从我们出道一路走来,有很多指责,谩骂。其实我都习以为常了,但看见他们对你的指责我还是止不住的愤怒,和一种弥漫不开的无力感,我什么都做不了。
其实那天,当我看见你抱着吉他上台的时候,我偷偷的低下了头,藏住我的眼泪,我无比想冲上去抱住你,但是我克制住了,现在还不是最好的时机,我还不够强大,我们还不够强大。
一如那些蟹圆“老阿姨”说的那样,她们在等一个“双王并肩”,我也在等,等一个属于我们的盛世,我相信这一天不远了。
咫尺远近却无法靠近的人是你啊,环游是无趣,至少可以陪着你,我想和你一起,做任何事,只要和你一起。
我变得小心翼翼,变得谨慎,变得疏离,不再拥抱你,不再牵起你的手,不再合唱,躲闪的目光是为了保护,这一切的改变都是因为喜欢变成了爱。

我们愿意等,等一个双王盛世,蟹圆陪你们走过无数个夏秋。

王源视角
王俊凯这个傻子还总说我是傻子,你从来没问过我,我的梦想,我的梦想在遇见你之后从来都是因为你。遇见你之前从没想过要当明星要万人瞩目,可是你说“我的帅和他的可爱可以组一个组合吧!”于是为了和你一起,本就是捡趴活的我才对练习认起了真,说的简单点我的梦想就是你,从来都是你,从那个夏秋开始,已经五年多了。
你说“我想开一场很大的演唱会”,那么我陪着你一一实现,就像你当初说的“一个十年,两个十年,三个十年”,我愿意陪着你做实现这场声势浩大的梦,完成你想的所有。千玺笑我们这么久了还不肯袒露心声,看的他急死了。我怼他是个单身狗,不懂小情侣。他翻了个白眼,我笑的不行。其实难为他一直给我们打掩护,那句话其实是这样的“海绵宝宝和派大星永远是朋友,不过派大星和永远是小情侣”
我一直认为爱情这种事情,个中苦乐,如人饮水,冷暖自知。那天我下台之后才知道你怕我踩到耳返崴脚,把耳返踢下台去了,我说我怎么走个位耳返不见了。即使你在刻意疏远,但你的关心我感觉的到。
“她们总说我和你之间的关系不仅仅是关心而已”“偷走了青丝却留住一个你”,我愿意青丝染霜只愿留住你。

我们在等你们并肩,这一天总会到来,少年不惧岁月长,山城竹马,举世无双




最近转学去了省级示范高中,比较忙碌,而且我是高四,我们的少年时代更新会有所影响,希望大家谅解,我保证一有时间就会写文,谢谢大家鼓励

我们的少年时代小剧场

以后换这种更新方式,大家别嫌字丑哈

我们的少年时代

占tag抱歉

亲们,我这个苦逼的高四党开学了,本来准备这几天多更一点,结果家里人住院。。。以后就改为周更了,这个周六可能更不了,明天才开学,估计这周六不放假,今天太忙只写了一点点,抱歉


第五章(只写了一小点)
   “班小松,你别吃那么多啊,吃太撑,你一会儿怎么跑回去,当心回去又肚子疼”邬童拦着班小松的暴饮暴食
   “唔唔,我要是不多吃点,晚上要饿死了”班小松一面嚼着肉一面说
   “不要紧,我有办法,你别吃太撑,一会跑了肚子疼”邬童在班小松耳边说
    “什么办法啊!咳咳”班小松激动的问,很不幸太激动果断呛到了
    “你这么激动干嘛,呛到了吧”邬童嘴上说着班小松,一只手却拍着班小松的背,另一只手又递上纸
     “哎,邬童,给我张纸,我没带”陆通喊到
     邬童注意力全在班小松身上,根本没有注意周围,自然没有听到陆通喊他,陆通就炸毛了“邬~”,陆通还没喊完,一张纸就捂在他嘴巴上了,陆通一看“尹柯你干嘛?”
      “别叫,纸给你了”尹柯说完之后,继续吃饭
      一直盯着陆通的简竹才默默的放下手里的一大包抽纸,低头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