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ky,腐女,四叶草,

我们的少年时代

接第一章没发完的
    “邬童,你先去洗澡吧,我来给你找个衣服”班小松略显苦恼的在衣柜里翻找“邬童~你说你没事长这么高干嘛,我的衣服你都穿不了啊啊啊啊啊”
    “你急什么,我叫小王送一件来不就行了,你先去洗吧”邬童说着拿起手机走向阳台
    邬童和爸爸的关系好了很多,但是邬爸爸总是很忙还是很少在家,小王就肩负起来“后妈”这个责任^_-

邬家
    “小王,童童怎么还不回来啊啊啊”一个穿着汉服的女孩坐在沙发上叫着
    “简竹,邬童说他今天晚上在同学家住,正让我给他送衣服呢”
    “哎,童童什么时候这么合群了,我跟你一起去送吧”

全垒打拉面馆
    “邬童,你帮我把我的衣服递进来呗,我刚忘记拿了”班小松从浴室里露出一个头,冲邬童眨眼睛求帮助。
     邬童看着班小松红红的脸,起了调戏松宝宝的心,于是“都是男生你怕什么自己出来拿啊”说着还露出了邬童的招牌坏笑
     “邬童~我。。。哎呀,你嘿烦呐,帮我拿一下嘛”
      邬童一面哈哈大笑,一面把衣服递给已经恼羞成怒的班小松。
     “邬童,小王还没有来吗?要不你先穿我的衣服凑合一下,太晚睡明天会起不来的”班小松看着邬童说
邬童正准备答应,班小松突然又开口“你要是嫌弃,我把我的新衣服给你穿,没穿过的”班小松可是记得上次邬童的衣服被洒上果汁,邬童宁可难受也不穿张成借他的衣服。
      邬童无奈,“谁嫌弃你啊,你随便给我找一件就行”
      班小松“好啊,你是要这个这个还是这个,哎这个粉色的呢,衬你的软妹脸”
       邬童咬着后槽牙说“班小松,你死定了”说着便扑了上去,两个少年扑做一团,打来滚去的,邬童把班小松死死的压在身下看着他,班小松也愣愣的看着邬童。
       “松宝宝,有人来找童宝宝”松妈妈推开了门
       班小松慌忙推邬童下去,简竹看着邬童笑得一脸意味深长,“童童,我来给你送衣服啊”邬童有一丝惊讶“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来,出来说”
        “童童啊,啧啧,不得了啊”“滚,能不能好好说话”
       房间内,班小松:说什么话,还得到外面去说,这个女孩谁呀,怎么就喊邬童‘童童’呢,哼,管他呢,我要睡了。班小松把自己裹进了被子里
       邬童和简竹聊了几句,进来之后发现班小松已经睡了,而且背对着他睡的地方。
       “班小松”
       “别喊我,我要睡觉”
       “班小松,你又怎么了”
       一阵诡异的沉默后,背对着邬童的班小松忍不住开口了“邬童,刚刚那个女孩。。”
       班小松话还没问完,邬童就接上了“她是我姐姐,跟我妈妈姓”
       邬童发现,刚刚恨不得睡到床下面去的班小松同学,转了个身,面对着他笑这说“我还以为又是挖墙角的,哈哈”邬童心想:班小松你这个傻子,还不明白我对你什么心意吗,唉,算了,来日方长
      这一夜睡的安稳又踏实,“松宝宝,童宝宝起床了”
邬童一睁眼,看见的是班小松,安静的班小松比平时更加迷人,邬童牌坏笑再现江湖,邬童低下头,俯到班小松耳朵边“松宝宝,早安,我们来日方长”已经起床洗漱的邬童没有注意到睡着的班小松,红到炸裂的脸。
      当邬童洗漱完后,已经起床了的乌龟星人班小松决定当自己并没有听见邬童那句话。
       “快点,邬童,要迟到了”班小松坐在后座上拍了一下把自行车骑的奇慢的邬童
      “班小松,你看一眼时间,我们已经迟到了,那就不急了,你早饭吃了吗你,一会儿到了学校你还有空吃,还不赶紧吃了”
       “邬童,你怎么这么啰嗦,知道了知道了”
       “班小松,你越来越不得了了,敢嫌我啰嗦”
       “不敢不敢,童大爷,你稍微快点,安主任就算是自己人,你也不能这么任性吧”
       “好好好,那我骑快了,你扶稳”
       “喔,再起快点”    “好”
校园里
      焦耳“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班小松是有自行车的,况且这两人家也不在一个地方啊”
      “你这只单身狗是不会懂得小情侣的情调”简竹穿着月亮岛学校的校服站在焦耳面前说
      “他们俩?小情侣?开玩笑,不过,美女你谁啊?我们学校没见过你啊”焦耳式大笑
      “我是高一的转学生啊”简竹招牌式微笑
      焦耳瞬间跑开“焦耳八卦头条,高一迎来美女转学生了”“在几班?在几班?”“不知道”“打听去啊”
     

高一六班教室
      “所以,你姐姐要转来我们学校,还留一级在我们班?”
       “……班小松,你已经问了第五遍了,是的是的”
      “她好好的干嘛留级啊,她比你大多少啊”
      “我这么知道她为什么留级,你问她啊,也就比我大几分钟吧”
       “哎,几分钟,那你们是龙凤胎啊,那。。。”
      “班小松,你怎么这么多问题,她来了你自己问,我要睡觉”邬童os:果然就不能跟你一起睡,我一夜都没睡着,抱着你,怎么睡得着>_<
     “焦耳八卦头条,转学生是到我们班的”
      “真的啊”
      “哎,大家静一静,我们班新来的转学生,来,你自我介绍一下吧”陶西走进来对大家说
       “大家好,我叫简竹,请多关照啊”
      后排一直写作业的尹柯猛然抬起来头,看着简竹
       “那个简竹啊,班上就尹柯后面那个位置了,你。。。”
       “好的”简竹拎着书包就过去了
       “高一下学期开始了,大家要全力以赴好好学习,对了,棒球队的训练可以开始了”陶西站在讲台上说。
      “陶老师,啦啦队现在少一个领舞的人”
      “为什么少一个人呢?栗子,你们之前怎么不少人”
      “陶老师,问你啊,安主任休孕假了,你问我”
      “啊哦,那你们自己找啊”
      “哎,陶老师”栗子崩溃状
       “栗梓,我可以试下吗”简竹站起来问“我初中是棒球队的啦啦队领舞”
       “看这不就解决了吗,好,安静自习”陶西遁走

下课
       “邬童,你怎么还睡啊,我们昨天晚上不是睡挺早的吗”班小松摇着邬童的胳膊
       “哎,班小松,你昨天跟邬童一起睡的啊”焦耳眨着他八卦的眼睛
       “跟你有关系吗?”邬童忽的一下坐了起来,白了焦耳一眼,焦耳离开闭嘴,拉着张成聊天去了
      “哎哎,邬童,你姐姐她要当啦啦队领舞了”
      “班小松,这个你应该告诉尹柯,而不是我”
      班小松探寻的目光看向尹柯
      “邬童,你又想看热闹了吧,可是这跟我可没什么关系”尹柯头也不抬的怼回去
      “对,确实跟你没什么关系”简竹甩了尹柯一句,“哎,童童晚上带你的小朋友,我请你们吃饭啊,庆祝我简竹回国啊”
       “我们俩请你吧”班小松说“你是邬童姐姐,回国应该我们请你吃饭”
        “班小松,你傻啊,她请你就让她请,你给自己留点钱买零食不行啊”
        “哎,邬童,那是你姐姐啊”
       “童童,你真是让我伤心啊,还没在一起,这护短太严重了吧,行了,我请客”
       “简竹,你说什么啊,护什么短,听不懂”邬童学班小松式装傻,班小松默默遁到一边
       简竹白了邬童一眼就跟啦啦队出去了, “可以啊,邬童,班小松的装傻绝技你都学会了”尹柯忍不住补了一刀。
       “你刚不说话,现在凑什么热闹,晚上一起啊”邬童看向尹柯问
       “对啊对啊,尹柯晚上一起啊”班小松原地复活
      “我晚上家里。。”尹柯继续写着作业说
       “有事” 不等尹柯说完,班小松,邬童接上
      “默契不错,我晚上真有事,你们去吧”尹柯站起来,走了出去
      “真怂,你跟她说清楚啊”邬童追出去说
      “这样邬童,你什么时候跟班小松说清楚,我什么时候跟简竹说清楚”尹柯绕开邬童就走了


欲知事后如何,等我把政治12张卷子干完
大家对文章任何部分有什么看法欢迎评论见
     
      
    



      
    

评论(26)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