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ky,腐女,四叶草,

我们的少年时代

第二章

放学后
    “姐姐,你今天请我们吃什么啊”班小松坐在邬童自行车后座上问
    “小松,不要叫我姐姐,叫我名字就行啊,我们去吃火锅啊”简竹看着班小松笑嘻嘻的说
    “那我以后喊你小竹子”  “好啊”
    “童童,你什么时候走这种风格了?”简竹看着邬童的自行车
     “关你什么事”
     “童童还是这么傲娇啊”简竹微笑的看着邬童
     “是吧,小竹子,我也觉得是个邬童个死傲娇”班小松趴在邬童背上笑得乱七八糟的
     “班小松,你不得了了,我拿个麻袋,你信不信”邬童语气里带着威胁但是却没有动,任由班小松趴在他背上笑
     “童童,你变了”简竹看着邬童和班小松笑得意味深长
     “邬童,你觉不觉得,小竹子每次微笑的时候特别像一个人啊,好熟啊,像谁啊”班小松趴在邬童背上悄悄的说
     “尹柯”邬童淡淡的说
     “喔,不是吧!有故事”班小松激动捏了一下邬童的腰
     “嘶”  
     “邬童你没事吧,我不是有意的,我太激动,看看红了没”班小松在要掀起邬童衣服,邬童一把拉住他“干嘛,这么多人呢!我没事”
      “啧啧,虐死单身狗”简竹斜眼看他们“到了,进去吧”
      “你和尹柯又不是没虐过我”邬童怼回去
      “有病啊,我跟他已经结束了,提他干嘛”简竹向前的步伐一顿,继而继续向前走。
      “邬童~”班小松拉着邬童的衣服看着他
      “没事,你不算外人,知道了也没事,尹柯之前跟简竹在一起过”邬童看出了班小松的尴尬安慰着他
      “你们快点啊,这儿”简竹在一个四人桌面前冲他们招手,邬童和班小松快步走过去,点了菜后,简竹突然说了句“无论什么时候这张桌子都没坐满过”
      “空发议论感慨啊,刚还说结束了,死鸭子嘴硬,说说你怎么回来的,照理说老邬是不会让你回来的”邬童一边帮班小松打开餐具,一边问简竹
       “怎么回来的?老邬自己心虚,妈妈的事他瞒我这么久,我回来是借妈妈的事”简竹托着腮看着端上来的火锅
       “哎,班小松你没点牛百叶啊”邬童看了一眼单子说“你不是挺喜欢吃的嘛,哎,服务员加个牛百叶,谢谢”邬童又扭头对简竹说“你说什么”
       “滚,重色轻姐,懒得理你”简竹翻了个白眼
       “开个玩笑,我听见了,你回来就为尹柯?”邬童一边给班小松倒着饮料一边往锅里下菜
       “滚,我回来看妈妈的,尹柯是其次”简竹越说声音越小
      班小松一直静静的听,静静的看着邬童帮他把这个打开,那个倒好,忽然他看见了一个熟悉的人“邬童,你看,尹柯”
      “小松,你别闹,真的假的”邬童很是淡定,而简竹简直要疯了
      “你白天那个淡定劲去哪儿了”邬童看着他坐立不安的姐姐忍俊不禁
      尹柯一进门就看见那个他们初中常坐的位置上坐着邬童,班小松,还有那个他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背影,“爸,妈,我们坐那边吧”
      “走了,走了,小竹子,你真不淡定”班小松笑简竹
      “小松,你也笑我,白天我都。。。不跟你们俩说了,吃吃吃”简竹埋头苦吃也不抬头了
       邬童和班小松相视而笑,也吃了起来。
       吃完饭后,简竹一行三个人在外面散步“哎呀,好饱啊,谢谢小竹子,下次去我家请你吃全垒打,给你加和邬童一样多的蛋”
        “为什么跟我一样啊”
        “啊,那比你少一个”
        “这还差不多”
        简竹扶额,内心os:我这么有这种弟弟。“谢谢小松啊,有空了,我去你家宰你一顿哈”
       “好啊好啊,欢迎来宰”
       “哈哈哈哈”三个人齐声大笑
尹柯家
     尹柯坐在书桌面前,在本子上写着什么,
     尹柯的日记:
    今天妈妈复健做得好,大家都很开心,我们一起出去吃了个饭,妈妈问我想去哪儿,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我就说了那家她离开后我再也没去过的火锅店,想想她去美国都一年了,我和邬童和好后,我都快忘了,唉,其实我没忘也忘不了。。。。算了,不知道要写什么,她回来了,其实。。。。。。。我看到她的时候真的很开心。邬童让我跟她说清楚,这哥们真有意思,自己的感情都没理顺,还替他姐出头。
      尹柯合上本子放进抽屉里,默默地拿出那副素描,看着那个笑得明媚的穿着啦啦队队服的简竹,轻轻的笑了笑,把这副画放回了抽屉深处

邬家
      “小王后妈”看着简竹一个人骑车子回来问到“邬童呢?”
      简竹看着他,露出与尹柯招牌微笑没什么两样的微笑来“你觉得呢,自然送班小松去了呗”说罢,绕开“小王后妈”进了屋里,回来房间,简竹拿起来床头那个相框,那是她,邬童还有尹柯三个人的合照,那是邬童生日的时候他们一起拍的,简竹静静地坐着床上回忆着

    “邬童,我们要不要帮小竹子和尹柯啊,小竹子和尹柯人都很好啊,可是早恋不好啊,哎呀,我好纠结啊”班小松皱着眉头看着邬童
     “操那么多心,让他们自己作去,不管他们,他们自己想想就好了,简竹啊,你觉得她可能搞不定吗,别想太多了,回去好好休息”邬童摸了摸班小松的头
      “邬童,我到了,你回去慢点啊,晚安”班小松看着邬童笑着说
    
      邬童回到家了,看见简竹在房间里发呆,“喂,简竹,你。。还好吧?”
     “邬童,我决定了!”
     “啊?”


我要练跳舞了,先写这么多,我半夜起来再写吧,还是老规矩有问题欢迎大家评论见

   
    
    
     

评论(2)

热度(41)